邮箱:
电话:
传真:
手机:
地址:
当前位置:产品中心

产品中心

那神鹿,是我藏了|小说连载《猎原》

作者: 时间:2022-09-30 14:39:11
猎原第十五章6那道光柱又来了。那神鹿两人扯来一个小喇嘛。说连瘦子说:“那鹿,载猎是那神鹿他藏的,他都承认了,说连可不说地方。载猎”小喇嘛说:“就是那神鹿我藏的,我偏不说。说连”猛子想,载猎真没见过这号人,那神鹿你不说,说连他们咋知是载猎你藏的?就说:“别听他的话。他知道啥?一个毛孩子。那神鹿”小喇嘛说:“出家人不打妄语。说连那神鹿,载猎是我藏了。可我不说。”猛子想,这人,莫不是傻瓜?就说:“别听他胡说。他在逗你们呢。”大胡子斥道:“一旁去。”矮个儿上前,把猛子推到一边。大胡子问:“你藏的?”“是。”“藏哪儿了?”“我不说。”“真不说?”“嗯。”“那我有法子叫你说。”大胡子抽出一把刀子,在小喇嘛脸上比划着。“我在你脸上划几下,你说不?”“不说。”“我剜了你的眼睛,说不?”“不说。”“我割了你的舌头,你说不?”小喇嘛一听,笑了:“嘻,你割了我的舌头,我咋说?”看来。他把大胡子的话当成玩笑了,笑得很是天真。猛子却出了一身冷汗,忙说:“一个小孩子,惹他干吗?他还没你儿子大呢。”“一旁去。”大胡子冷冷地望他一眼,说,“你以为你是汉人,我就不碰你了?我看不起汉人,怕污了我的手。滚!”猛子觉得没趣。他想说汉人咋了?汉人有龙也有虫,可心里却不由得怯了,想,那英雄,也不好当,平时想来还行,一临阵,咋没底气了?矮个儿举了刀子,划个弧。小喇嘛尖叫起来,手捂脸,血从指缝里流出,他哭道:“你们真割呀?不怕遭报应?”矮个儿道:“报应是个蛋。说不?”小喇嘛却只是捂了脸哆嗦。“说不?下一回,我可割耳朵了。”矮个儿扬扬刀子。小喇嘛捂了耳朵,惊惧地望坐在雨水里的喇嘛们。别的人都闭眼诵咒,格拉却大声说:“益西,别怕,啥都别怕,死也没啥大不了。”一人过去,狠狠踏格拉一脚。格拉倒在雨水里,很快,他又端坐了。“再多嘴,先关了你的水门。”那人说。矮个儿怒了,抡了右掌,朝益西脸上狠狠地扇。益西用手护着,护了脸蛋,护不了鼻子,很快,一脸血水了。益西大声哭着,却啥话也不说。猛子大了胆子说:“你打他干啥?一个小孩子,能知道啥?为一个毛虫,值得吗?”“啥毛虫?”一人道,“那是金疙瘩哩。”猛子说:“杀了人家,不知道还是不知道,不过背条命债罢了。现在,人家雷声大,雨点小,等你杀了人,再试试看。”大胡子过去,推开矮个儿,举了刀子,说:“我可真剜眼睛哩,真割耳朵哩。”益西恐惧地望着刀子,哭一阵,却伸过了脑袋。大胡子没辙了。“真没见过这号东西。”他说。一人问:“咋办?”“搜。”忽听得寺外山上有人喊:“抓贼呀!贼偷东西啦!”一时,四下里尽是锣声和喊声。猛子听出,里面有黑羔子,吁了口气。大胡子变了脸色。“咋办?”矮个儿问。“回。”几人拢在一起,虚张声势地朝天打几枪,退出了山门。猛子跟出,见那串亮光下了河滩,往沟口去了。黑羔子们还在喊叫敲锣。猛子喊:“行了,行了,人家早走了。”喊了几遍,锣声才停了。好大一会,黑羔子们才一身泥水地进来了。瘸阿卡对猛子说:“也幸好,我们来接你,一看不好,马上叫人。……罪过呀,连寺院都敢抢,真疯了。”这时,喇嘛们才纷纷从雨水中起来,边诵咒,边入了经堂。原来,按火供仪轨,除了事业金刚外,别的行者禁语。咒声又大了,渐渐压息了雨声。猛子想,人家欺到寺里了,你们都奈何不了。那降伏法,还修个啥意思?距离2017年还有71天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由“135编辑器”提供技术支持新书推荐NEWS﹀﹀﹀ ▲《空空之外》 雪漠著遥远的西部,在我的印象中,久远,难觅踪迹。在接触到雪漠的书前,我一直认为,那里是一片蛮荒之地,戈壁滩裹挟着天山外的风沙,将楼兰旧址,西夏古迹渐渐湮灭,悄无人烟,不知道那里的人们都是怎样生活,怎样劳作,怎样世代繁衍生息。空白,是我对于西部的最初概括。雪漠的《空空之外》,为我打开了一扇门,让我得以看到了西部文化的深邃与透彻,神秘、干净、通达。感恩您的阅读雪漠图书中心∣好书都在这里 长按,识别二维码,加关注雪漠文化网∣文化照亮人生 长按,识别二维码,加关注

sitemap